中国梦?谁的青春不奋斗 2016年度“助学?筑梦?铸人”征文(14)


【来源:兰州大学党委研究生工作部 | 发布日期:2017-08-03 】 【选择字号:
14号征文——《清白之年》

心里像有一些话我们先不讲,等待着那将要盛装出场的未来

———朴树《清白之年》

 

生而为人,不是童年才辛苦,而是这一生总是那么辛苦。

那年,2008年,汶川大地震。北川县城以及学校被夷为平地。我的左腿作为医疗废物早已化作尘埃消散在了山间大海。

梦想是什么?我们都在一生追寻。

我出生在北川羌族自治县的一个小村庄,树很多,杜鹃花很美,小溪潺潺,还有羌族人民喜爱的白石头,在阳光下亮闪闪的。五岁念书还是不知人生何味的年纪,但最爱在回家路途中捣腾那条必经的小溪流,水很清,也很凉,但水里住着很多小虾和青色的螃蟹,小的像大人的拇指盖儿,我和发小给它们取名叫拇指螃蟹,捉住它们,跟它们讲完话,再放走。

虽然不知人生之味,但知道了做小学生的滋味,做不完的作业课文好像每天都能生出新的子孙后代。好在,自己足够能干,成绩一直名列前茅,所以才能在老师家长的督促下有更多时间去捉螃蟹。那个年代的村小教育,太过随性。我和另外几个同学,总是在等同学做完作业结束惩罚,才能继续上课。

初中,就读舅父舅母任教的学校,作为他们同事兼朋友的任课老师,对我总是格外关注,也许是小学玩太多,所以中学同学做作业的时候我在做作业,他们玩的时候我还在做家里两个老师额外要检查的任务。日子,总是公平的。

写下这些话的时候,我已经在金城兰州生活了六年,骨子里的湿哒哒的水分也许都换成了风沙。看惯了满目黄沙,闻惯了金城大街小巷富含孜然的烤肉味,听惯了和着黄河水一去东流不回头的豪放秦腔,总是在清晨听到阿姨们操着听不懂的兰州话晨练时,才想起故乡原是在那清灵水秀的天府之国,原是生长在那殷红的杜鹃花下。生活在别处,反倒有足够多的理智与生活比赛,与自己较量。

上帝之手,总在不经意间改变每个人的人生转角。过完今天,我们要迎接的除了明天,也许还有意外。人们常说人生如戏,是否终须跌宕,情节起伏才能足够吸引观众?

九年前,15岁的我刚上高一,当年的北川中学比不得现在,还只是个默默无闻的学校而已,是北川县里唯一的高中,所以你说它是最好?没有对比性的评价并没有意义。当年踏进校门的我,不曾想到,自己会在这里面临生离死别。也不曾想到,自己会把妈妈十月怀胎,辛苦给我的完整身体,永远弄丢一部分在这个校园里。也不曾意识到,我的余生,从此不同。如今那些满目疮痍,都复又重新被秀丽的杜鹃花埋没,掩盖住了沁血的惊天动地。

人生公平,得到与失去总会互补以维持整体的平衡,昭示对每一个生灵的慈爱。那场灾难,我失去了很多原不能割舍的东西,又收获很多弥足珍贵的经历与博爱之人,它们撑起我的世界,他们指引我前行的路。倾力相助的长辈,患难之交的朋友,每一个人都不离不弃。这些爱,充斥在从生活起居到人生规划的每个角度,这些人也早已融入在生命中,变成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,不能忘记,不能一一述说的他们和她们,以及那些相扶相持的过往与将来。每一段相遇都是缘分,都需要加倍珍惜和爱护。

我的来时路好似走得很辛苦,但也满足。重读高中,每一个老师都很疼爱我,生活学业,后来想想他们大概有切身体会所以对我近乎溺爱。学校也给了所能给的庇护,承担了所有的学费和生活费。几乎每一年都可以见一次那个秉持着“虽九死其犹未悔”的慈祥温暖的爷爷。

2012年高考,考入兰州大学,着实在意料之外,阴差阳错也是一种不同的幸福啊。从进入学校那天起,就接受着这座地处西北的高校对学生的爱,学校尽力给了我最好的安排,绿色通道、免去学费、为了让我生活方便,重新装修了宿舍,安装了生活设施,方方面面。法学院的老师同学,都那么有爱那么宽怀。可惜转眼四年,我们便各奔东西,老师岗位调动也去了不同的地方。但这些点点滴滴,永远记得永远感恩。

2016年保研到兰州大学,很感恩能继续留在母校开始新的学习,羲和御日,九个春夏,我早已不再是小孩子,尽管走过很多心酸与痛苦,但终归征服横亘在眼前的许多困难,适应了新的人生轨迹,开心而积极。能用自己的努力获得学校与学院的认可,得到同学的支持与赞美,拿回荣誉奖项,并试着勤工俭学锻炼自己,当感谢自己这些年的坚持与对自己的不离不弃。盼有一日,母校为我骄傲。

梦想是需要捍卫的城堡,要自己抵御来自敌人的侵袭,更要坚持修葺,方能坚固如初,成为心中神圣的净土。人生,总需一些原本就有着不可企及高度的追求才能挨得过漫漫长日。得不到的东西永远最有力量,实现不了的愿望才能固化为魔咒。套住这一人,这一生,不致虚度春秋。

学校有很多白杨,恣意扬洒自己的枝叶,在这西北绽放生命的鲜活与美丽,成长中总要不断加入新的元素,不然余下的老态龙钟,能使生活有什么乐趣?丢弃难堪的往事才能大步向前,残缺难道就不能够美丽到不可方物吗?

朝夕生活在一个城市,才能深知它独有的魅力,而非道听途说后蒙昧的以偏概全,仓促妄言好与不好,那些豪放的山川河流,淳朴的人文景象是需要以双足去丈量,用真心去感受,独属于西北的风骚。如同那些黑暗混沌的过往,亲身体验过,才知其究竟是无用的废物,还是能沤成肥沃的土壤,滋养出绚丽坚韧的花朵。人生在于经历,不管顺利或坎坷,开心或难过,都不可或缺。最要紧的是自己如何把握,让这些经历发挥出其本身的意义。

“是不是生活太艰难,还是活色生香?我们都遍体鳞伤”惨淡旧事无需细说,人生规划需要践行而不是挂在嘴边。“此生多寒凉此身越重洋轻描时光漫长低唱语焉不详”《清白之年》这首歌,有过去,有现在,也有未来。

感恩,一路走来帮助我的学校,老师,同学。要尽力成长,坚强、宽容、理性,盼岁月温柔,来日方长。